<track id="nrvrzvl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nrvrzvl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nrvrzvl"></track>

        1. 格式不是指世界观大小,故事产生场景范畴大小,这些都是设定上随口一句话的事。

          格式是指想问题的高度。创作时,一个问题提出来了,你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地应对,还是发掘问题背后更深一层、甚至深好几层的问题?

          你会拿问题里的题干再次提问吗?能找到足够多的切入视角吗?你能懂得反对自己立场的人在想什么吗?

          这是创作中的格式。

          回到作品。《我英》的格式问题体现在哪里?

          ——第一回,作者自己提出的,人生而不平等,这个话题,作者自己想明白了吗?

          不平等是怎么发生的?不平等是否有其合理性?不平等是否可以后天补充?不平等会永远存在吗?绝对的平等和其他人类文明的期许能兼容吗?相对的平等如何界定界线、谁来界定界线?……

          如果要聊不平等,那就应当把这些问题,一个一个,作为各个篇章的主题,逐个击破。

          只要你能持续提问下去,故事就持续有得讲。

          这是创作中的格式。

          《我英》的设定里,有的是提出好问题的机遇。人生而不平等,好汉排名机制的合理性,好汉举动是否应当被管束,好汉是否应当存在,好汉到底是一种专业才能还是一种精力……

          最后《我英》选择在这些抵触刚开端萌动时,低着头绕过它们,持续在前台演自己的少年热血戏码,背后堆积的抵触越来越多,越来越显明。终于,大家把这些不和谐,归于主角身上,让他成为了讨人厌的角色。

          大家试过在公开演讲时,念临时拼凑出来的稿子吗?

          你对一个问题想不明白,还要拿出来大说特说,是会露怯的。

          作者但凡露怯,读者全看在眼里。一切躲避都会加深对作品的不信赖。

          惋惜了。